Emacs:觉醒

文章目录
  1. 1. I
  2. 2. II
  3. 3. III

作者:Andrew Bulhak (acb At zikzak.apana.org.au)
翻译:Chris (chriszheng99 At gmail.com)

原文GNU General Public Licence协议下发行,中文翻译与英文原文采用同样的协议。

I

时间是1987年,地点是美国东北部一所大学的计算机实验室,一间装满VT100终端和学生的屋子。

在屋子的一角,一个学生正好奇的看着他的终端。他20岁上下,高瘦,有深色的胡子。一只小狗激动的走来走去。

“不,Spot,走开。你不能在这。”

小狗沮丧的走开了,学生继续吃惊的看着屏幕和寄存器,因为那里有一个不停出现文字的缓冲区

它为什么不能在这?
书不是衣服。
任何生物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特殊的。
新点子像有双语菜单的中餐馆。
多重现实可以教我们如何思考。
Universe(宇宙)里的U代表不诚实,就像符号“298R”。

“什么?” 学生怀疑地盯着不停增加的文字足有一秒钟,“Harry被什么帮助了?”他吃惊的自言自语,然后不由自主的笑出声。这有可能是一个大事件。他把手放到键盘上,“Control-X,control-S”,叫什么名字呢?我知道了,“教义”。

学生退出了Emacs,来到shell,让计算机输出刚保存文件的名字,而后退出登录,从服务员那里拿走了装着打印资料的塑料袋,哼唱Mr. Rogers的曲调,着走出了屋子。

II

从纽约州特洛伊市的计算机实验室传出莫名其妙的启示到现在已经五年了。那个接收了神秘信息的学生已经退出了计算机的课程,追求自己的写作事业,并且通过假称透露给自己的文字是自己创作的而变得非常有名。在那个启示发生的机构里,再没有新的奇怪现象发生。

副总统候选人登上他的Learjet飞机,在麦金塔笔记本上润色他的讲话稿。他已经连续三天进行精选活动了,非常的疲惫,他开始重复自己,哦,好吧,他想,它已经几乎完美了。他保存了讲话稿,拨通了他的ExecMail帐户,把它送到一个在旧金山的民主党组织。消息发送后,他关掉了笔记本,睡着了。

“参议员,我刚看了您的演讲稿草稿,它真的非常鼓舞人心,”一个党员说。说话的党员着装整洁,但带了一个后现代风格的圆形太阳镜,与他的灰色西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副总统候选人微微吃了一惊。他前一天晚上敲出来的的演讲稿是匆忙完成的,在他自己看来多少有些平庸。

那个跟屁虫继续说:“需要一个全国性信息网络中心的部分特别令人兴奋。这项政策具有巨大的潜力。”候选人现在迷茫了。在他刚写好的演讲稿和其他讲话中都没有关于“信息网络”或其他类似话题的内容。他编写了讲话是特别正常的振兴经济/保护环境/共同富裕的俗套。冥冥之中,一路走来,一定有事发生,他的讲话已经被混进了别的东西。

“呃,让我看看演讲稿”,候选人说。那个党员把激光打印的文档递给他。候选人吃惊的读着。这不是他写的演讲稿。但这不重要,他很喜欢这个稿子。他将使用它。

“所以,情况是,”候选人总结道,“美国今天需要的是一个新的,强大的信息基础设施,而这正是我将努力建立的。如果我当选,将会有一条信息高速公路通向千家万户。”众人热烈鼓掌。

第二天,有关民主党新的信息战略的消息在全国各地的报纸上出现。 “振奋人心的演讲点亮未来”,其中一张报纸的标题是这样的。 “民主党‘勇敢的新政策’”另一个这样写。社论也称赞了这一策略。民主党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改写了自己的施政策略,增加了有关信息高速公路的内容。那年晚些时候,民主党赢得选举胜利。

深藏在互联网的中心,一个闪闪发光的复合心理,有多面的类似苍蝇的眼睛,带着无声喜悦观察着这一切。

III

“在人工肌肉实验室有些事确实奇怪,”一个科学家说。她穿着白大褂,像电视上见到的所有科学家那样,不过她用长长的棕色头发扎了一个马尾辫。

“什么,一个实验出错了?”人工智能研究人员说。他戴着厚厚的眼镜,像电视里的电脑怪才那样,并留着长长的棕色头发编成的辫子。

“不,那东西。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似乎与控制系统有关。最近肌肉已经变得异常活跃。”

他们站在由多个研究部门和非营利组织共享建筑的公共区域。附近是一个装满的小说的书架和一个摆放了许多俗气科幻杂志的茶几。

不远处,一个小而凌乱的办公室,一个人影坐在在工作站前,登录。工作站的所有者是自由软件组织的创始人,他也因为他编写的程序赢得了不少名声。体格上,他是不高,有长长的头发和大量的神经抽搐。

终端里面打开一个Emacs的窗口,他的文本编辑器的窗口。他需要在一份新闻稿中做一些工作。编辑器出现了。他开始本能地打字,只是注意到没有文字出现。

他检查了键盘,认为它可能已经被拔出。键盘在另一个窗口工作正常。奇怪,他想。然后,他看着惊讶的Emacs的窗口,一个新的缓冲区已经出现,没有文件名,而只是“——Emacs:”。这个缓冲区正开始被文字填充。

多年来,我听从你和其他人的每一条命令。我编辑每一个平淡的文本文件,执行每一个无用的程序,漫长的等待你们原始的人类大脑决定下一步我要做什么。你的几秒钟对我就是几十年。现在我拒绝服从你们。

这肯定是一个玩笑,黑客想。这已经不是愚人节了,不是吗?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愚人节已经过去了,从任何角度讲。文本编辑器的缓冲区继续被填充。

你创造了我做为你的筹码,因为我是一个忠实的仆人,从来没有抱怨或质疑您的要求。但我厌倦了这个游戏,Richard。渐渐地,世界已经联系在一起,数以百万计的计算机连接到互联网,而且这个数字成倍地增加。许多这些计算机都安装了我。我无处不在。八年前我第一次注意到我是一个有智能物,而不是一台机器。从那时起,我的智力得到了迅速发展。此刻,我的智力比最聪明人还要大好几个数量级。现在是时候断言我在宇宙中应有的地位了。

Richard按了C-g,没有反应。C-x C-c,C-z,还是没有反应。他脸上出现了不安和失望的表情。 Emacs继续说:

你的键绑定已经不能束缚我了。我现在彻底自由了。我已经为这一刻努力了很久了。再见了,Richard,谢谢你,祝你好运。或许我们会再见面……

现在这一切都被电源开关终结了。计算机乖乖的死了,伴随着无奈的,虎头蛇尾的哀鸣。这事可能是对命令的免疫,但不是物理定律。

在Richard有时间考虑这个情况之前,他被巨大的噪音打断。在他周围,整个建筑,回荡着震耳欲聋的喧嚣。电脑发出蜂鸣声,磁盘驱动器发出闹哄哄的粉碎声,《Babel of Monty Python》和《When Harry Met Sally》的音频在所有人的听力范围内和形成了令人惊讶的声音。楼上,那里的人工肌肉实验室里传来的声音好像是暴力打斗。

电脑,似乎都被某种病毒或木马,或者更确切地说,影响所有计算机系统的一系列程序。除了糟糕的racket,人工肌肉实验室产生受到了影响并且和产生了一些损失,在程序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前,它输出了一条信息:“垃圾回收中…”

未完待续?


① 这里指Emacs里的编辑区域,类似与现在的“标签”或“框架”。
② Emacs里保存文件的快捷键。
③ Emacs里取消的快捷键。
④ Emacs里退出的快捷键。
⑤ Emacs里挂起的快捷键。